陈洛阳于第二十二境时,便可以对抗第二十三境的一界主宰。

    如今他本人达到第二十三境,又会是怎样的修为实力?

    对于如今的道君来说,造化大道仿佛全在眼底。

    陈洛阳虽然站在那里没动,但道君能感觉到,对方是劲敌。

    但最让她忌惮的是在令轻轻身前的灭罗宫。

    眼前的状况,有些像是陈洛阳刚成就武神之境时,有玄天幽冥塔在手。

    这种情况下,他本人能与高一境的强者争锋,而玄天幽冥塔又极为强大,就让他在当时单挑能战胜第二十三境的天佛或冥尊等人。

    同样的道理,也适用于突破至第二十三境后,明神剑在手的令轻轻。

    不过,正常来说,如果是单对单,冥尊、天佛等人面对当时的陈洛阳或者令轻轻,纵使不敌,也有机会退走。

    现如今,道君面对陈洛阳和灭罗宫的组合,状况类似。

    倒是天君和令轻轻兄妹,有可能借灭罗宫参悟盘古之道,也冲击第二十四境的高度。

    但这需要时间,并非刻意一蹴而就的事情。

    道君不争眼前一时之气,未尝没有退走的可能,虽然未来依旧难过。

    但道君此刻却有极度不安的感觉。

    威胁不在未来,就在眼前。

    此刻的灭罗宫看上去平平无奇,但却让道君自心底生出不自在。

    对于臻至无极之境,无有无不有的她来说,这本应该是不存在的事情。

    有这样的异常,甚至标志着她的无极之境并不完满。

    “你是完满的。”陈洛阳的视线也看向灭罗宫,似乎猜到对方心中所想:“前提是,如果灭罗宫也是你的。”

    道君眉毛顿时蹙起。

    陈洛阳双手在身前鼓鼓掌:“首三尊之后,此方造化第一个登上武神巅峰,无极之境的人,恭喜你。

    方才说了半天,你会趁机从虚弱中恢复,这我当然知道,那你以为,我为什么不在意?”

    陈洛阳鼓掌的动作停下来,双手两边一摊:“当然是因为,有办法治你啊。”

    随着他这个摊手的动作,灭罗宫的大门轰然向两边打开。

    宫中传出吸力,道君竟不由自主,要投身其中。

    她周身大道妙理化为一条条光岚,在宇宙间各个方向延伸,勉强定住身形,不至于被灭罗宫吸进去。

    陈洛阳的声音轻飘飘传来:“面对其他任何人,任何存在,你都是实打实的第二十四境至高强者,不搀半点水分。

    唯有面对灭罗宫时,是个例外,你被灭罗宫完克。”

    “祭品”二字,划过所有人的脑海。

    看着眼前这一幕,大家彻底明白,为什么道君虽然也在灭罗宫中得利成道,陈洛阳却仍然称之为祭品。

    首三尊之后,第一个登临无极之境的人,这一步跨出去,有代价。

    心中的不安有了答案,道君此刻反而冷静下来。

    她一言不发,双手一起捏法诀,盘膝坐于虚空中,整个人仿佛同造化融为一体,抗拒灭罗宫对她的引力。

    陈洛阳更不急,不紧不慢,来到道君身旁。

    道君目不斜视。

    但此刻全力抵挡灭罗宫镇压的她,对陈洛阳的到来,已经无力再招架。

    陈洛阳绕着她转了一圈:“这样子打死你,你肯定不甘心了?”

    他抬起手:“不过,你甘不甘心,我并不在意。”

    道君徐徐开口:“从这一句话,就知道你虽然走了羲皇的老路,但你确实已经不是他了。

    不过,因为月东煌而偏离的轨道,由你重新矫正,归于初衷,羲皇也可以瞑目了。”

    听了这话,姬重同天凤都目光复杂,默不作声。

    陈洛阳则不在意的笑笑:“初衷,谈不上,两个选择里选一个我比较顺眼的。

    当然也可以有别的选择,但既然已经有个合心意的,那就不必再多费功夫了。

    我自己喜欢就好,并不介意是否一定要跟前人不一样。”

    道君长长吐出一口气,抬眼看向陈洛阳:“既然落入你的算计,成为祭品,为灭罗宫所克,落到现在这步田地,我无话好说。

    只是我相信,如果是我成功炼化灭罗宫,你应该仍有后手准备才对?”

    陈洛阳闻言,失笑摇头:“罢了。”

    他手掌一翻,那黑壶出现在掌心中。

    下一刻,黑壶模样变化,成了一只铜盘。

    看到那铜盘,姬重和天凤同时身体一震,一起低首。

    铜盘到了陈洛阳头顶,然后徐徐落下,没入他头顶上方。

    下一刻,陈洛阳双目中璀璨光华不停流转,形成一道又一道玄奥的符文咒印,然后这些符文咒印在宇宙间,化作无数古字,描述众多大道至理,无穷奥妙。

    他体内,似是发出一声浩荡长吟,动荡整个造化宇宙。

    在所有人的注视下,陈洛阳身形被光芒吞噬。

    这团光芒不断变大,不断变长,到得后来,占据整个造化,人言难以描述,难以测度,难以揣摩。

    光辉中,一尊人首龙身的神祇出现,目若日月,气息吞吐间,创生天地万物,造化变迁。

    所有人见状,都为之震撼。

    因为那正是传说中的伏羲之相。

    不过,光影马上收缩,庞大的神祇瞬间缩为一线灵光。

    光芒看似一缕,但不微弱,仿佛象征世界一切道理,涵盖古今、因果、生灭、盈缺、元始、终焉等等一切。

    无所不包,无所不容,造化即我,我非造化,而是仿佛已然凌于造化之上,跳出道理之外。

    这一线灵光再收拢,化为一片朦胧的愚昧氤氲。

    氤氲一现,一切道理似是都不通了。

    从氤氲中,有一只手掌徐徐伸出。

    手掌,正按在道君的头顶。

    愚蒙的氤氲,紧接着笼罩道君全身。

    道君被氤氲吞没,而陈洛阳的身影则重新在众人面前出现。

    所有人此刻看着陈洛阳,都生出难以描述之感。

    道君方才周身大道相随,已经极为玄妙。

    但此刻陈洛阳现身后,则让大家生出更加玄奇的感觉。

    就仿佛之前加诸于道君身上的大道妙理,都是源自陈洛阳一样。

    而现在,他收回了这些环绕道君的道理。

    氤氲散去,道君神情安然:“果然如此啊……”

    她身形再抵挡不住灭罗宫的引力,当即飞起,投身其中。

    灭罗宫大门关闭。

    在场的武神高手,心中都生出感应。

    道君,陨落了。

    一朝之间登临无极,然后转瞬之间,一切便都成泡影。

    关闭后的灭罗宫,重新恢复平平无奇的模样,飘回令轻轻面前。

    天君同令轻轻兄妹都看向陈洛阳,陈洛阳则微微颔首。

    他们兄妹二人,便在这宇宙虚空里,对着灭罗宫参悟揣摩起来。

    陈洛阳转身走向一众幽冥神。

    除了陈初华外,余者包括许若彤在内,都向陈洛阳道谢。

    陈洛阳环顾一周:“雄关漫道真如铁,而今漫步从头越。”

章节目录

我夺舍了魔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蜗牛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八月飞鹰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八月飞鹰并收藏我夺舍了魔皇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