宋局长大踏步的走在前头,目光随意打量周边,不悦的哼道:“这些年来,十二局和城建管理局都懈怠了,难怪会滋生那么多的蛇虫鼠蚁。哼,回头我就上折子弹劾这些混吃混喝不作为的混账。”

    旁边人都不搭碴儿,局座大人在吐槽,说得还是国家大事,咱们普通民众安静的看他发威就好,别瞎掺和。

    张青阳对此深以为然,人类的地盘是和沙虫的战斗中打出来的,对自家后方容易滋生虫豸的环境极其注意,制定如此精细周全的垃圾处理设施,便是杜绝低阶虫子繁衍扩张的基础。

    甚至在多年前,制定政策的人极可能是知道虫蝗这等诡异存在的,比起对环境要求苛刻的沙虫,能与人类和谐共存的杂类虫豸,更加难以防范。

    只可惜,时光变迁,人类性情中天然的怠惰开始增长,导致既定的制度废弛,就连帝都这种核心所在,也基本恢复了原始的生命繁盛状态。

    看起来好像彰显着人类文明的宽容博大,实则危机暗藏,这一次的刺杀事件,便是敲响了警钟。

    这些念头一闪而过,张青阳想过就算了。

    这时候,队伍来到距离卡口几百米的外围社区,一大队人马已经抢先出来堵住去路,为首一名壮汉其貌不扬,却浑身鼓荡着一股磅礴劲气,看样子已经做好防备突袭的准备。

    “宋局长大驾光临,田某有失远迎,还请见谅。”壮汉文绉绉的先行开口。

    宋局长根本不搭他茬儿,哐哐哐几大步来到跟前,居高临下的瞪着对方,沉声喝问:“你家老大在哪里?”

    壮汉被他气势逼得身子往后一仰,一股羞恼的怒火在胸膛窜出,好在强行忍住了,咬牙道:“宋局长这样做,有些不合规矩……”

    宋玉明又是一巴掌抽过去,壮汉怎么都没想到他会这么不讲道理,客套话都不让人说完,当即愣怔了一下,抬手摸摸肿起来的腮帮子,腾地一下怒火冲顶,闪身往后一跳五米远,指着宋局长吼道:“从来没有人敢这么对我!来人!”

    “老大!”乌泱乌泱的上百号人齐声应和。

    田某一指宋玉明和后边的众人:“给我打他,出了事情老子负责!”

    “他妈的,早就看这孙子不爽了,兄弟们,冲啊!”

    有人在后头大声叫嚣,几个平日里凶横惯了的小头目,满腔建功立业的热忱冲昏头脑,两眼放光嗷嗷冲了上来。

    宋局长嘴角扯出一丝狰狞笑容,面罩唰啦变回黑色,十指交叉咔咔一捏,吼声:“来得好!”

    虎入羊群一般,大步一跳冲进人堆,左右开弓拳打脚踢,霎时间一个个人肉沙包四处横飞,惨叫声和骨折的脆响此起彼伏。

    张青阳目瞪口呆:“这帮家伙脑袋里都进水了吗,公然跟官府的人搞对抗?”

    李北海嘿嘿笑道:“你是不知道帝都这边儿的情况,别看这帮地痞流氓不咋样,他们七转八拐的关系能直通元老院,动不动就有大佬从上面打招呼下来,所以缉捕局这类执法机构,做起事来缚手缚脚,能放开手大干的机会少之又少。”

    张青阳明白了,怪不得宋局长开打时,浑身的兴奋劲儿都快满溢了,合着是平时憋屈的太难受,今天可逮着机会发泄一通。

    他有些怜悯的看着那帮惨叫的打手们,完全看不清形势,真是自找苦吃。

    这一场突如其来的混战,其他官方和书院的人都没上前掺和,都在边儿上淡定的看宋局长一个人发飙。

    宋玉明也很有分寸,自始至终都以拳脚硬砸,且每一个被打飞的地痞都只是骨折吐血,基本没有性命之忧。

    他敢这么蛮干,姓田的老大立即看出不对味儿了,扭头冲手下头目喝问:“谁特么不长眼,把这位煞星给惹到咱们地盘上来的?!”

    能让第七局局长之尊亲自下场动武,可见麻烦绝对小不了。

    小头目们纷纷摇头,这谁知道啊,大半夜的,哥几个正赌钱打牌开心的很,哪里知道突然就一堆外路官差找上门来。

    不过有眼神灵醒的看到了后边南陵书院的队伍,赶忙提醒:“有书院的人,大概跟前些天西山魁首被刺杀的案子有关?”

    田庆建的脑袋嗡一声炸了,脱口骂道:“我他娘的,哪个混蛋招惹这种麻烦来的?!”

    他都有点儿口不择言了,混市面儿的人最要紧是会看风势,知道那些人该惹,哪些不该惹。

    别看官差有执法权,其实帝都大佬太多,他们都得照章办事。

    书院却不一样,作为整个人类世界的核心骨干力量培育机构,任何一个不起眼的院长,都可以直接与元老院大佬们对话,每一个学生都是宝贝疙瘩,能上天才榜的,更是被看做未来的统治阶级。

    可以说,一个杨天峰刺杀案,长老会的那几位都得亲自过问,出身西山书院的实力派硬扎人物也会重点关注,谁扯上关系,不死也得扒层皮!

    张青阳为啥被群嘲,梁耳造谣他跟杨天峰遇刺案有关,产生的影响就是这么大!

    田庆建绝对不想惹上这种官司,下意识的要服软,旁边头目提醒他:“老大,到了这种地步,你怎么也得意思一下才能过关,不然不光给受伤的兄弟不好言语,过后上头追究起来,也是不好交代啊。”

    “还真是……我这招谁惹谁了啊!”

    田庆建哀叹一声,使劲揉搓两把脸皮,直眉瞪眼的叫道:“特娘的,老子豁出去啦!兄弟们,动真格儿的。”

    一声招呼,他的背后蹭窜出一只豪猪样宠兽,合体之后膨胀成三米高下,脊背隆起高过脑袋,根根直立的尖刺密密匝匝如荆棘丛。

    其他几个头目纷纷着装,各有两个宠兽战士、两位机甲战士,就在宋局长一记大脚踢飞了最后一名打手时,嗷呜一声呐喊,呈弧形包围上去。

    田老大嘴里先喊一嗓子:“姓宋的,你不要欺人太甚,看招!”

    随后才一耸肩膀,背后钢针咻咻飚射,蜂拥扎向宋玉明。

    旁边头目都忍不住要捂脸,老大你敢不敢做得再明显一点儿,咱们平时抢地盘pk那都是偷袭的,哪有上来先提醒对手的?

    看来真是认怂了。

    宋局长毫无反应,左臂随意一挥,“嗡嗡”震荡声中,一道弧形力场盾展开,将所有钢针清扫的一干二净,再大踏步向前,右拳回缩,猛地捣出。

    嘭!

    空气爆炸,脱拳冲出的一道冲击波气柱,轰的田老大一个就地十八滚,咕噜噜退出几十米开外!

章节目录

龙王大人在上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蜗牛小说网只为原作者雨魔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雨魔并收藏龙王大人在上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