胡鲜花,讨厌鬼,她决定她彻彻底底的被打入她讨厌人的行列。

    除了娘,大姐是她最喜欢的亲人,她怎么敢伤大姐如此?

    眼睛通红地瞪向被小妹打趴的胡鲜花,笑梓清心里涌现一丝快意,她也想凑上去打她一顿。

    “三妹,快去喊村长,什么都别说,除了哭什么也别回答,听见没?”

    “嗯嗯嗯!”

    不忍看见大姐忍着疼痛的模样,笑梓清扭头向门外跑去。

    “别打了,你们别打了!二妹,四妹,快住手。”

    “鲜花,快松开,不要打风儿,她还小呢?”

    “鲜花,别打脸,也别踹胳膊,风儿年龄小,身体还没长全呢!”

    “鲜花,别打了,你们别打了!”

    “哎呦……”

    快速穿上破旧的衣服,拿出毛巾沾上水贴在胸口,笑梓明一屁股坐在地上,眼神担忧地看向堂屋打得正欢的三人,大声嚷嚷。

    余光瞥向空落落的大门,嚷嚷的声音愈发的大!

    “丑八怪,癞蛤蟆,还我鱼汤,我让你泼,让你泼……”笑梓风将胡鲜花推倒在地,小腿伸开骑在她身旁,手快地脱掉胡鲜花的裤子,伸手对她胖胖的屁股用力地甩巴掌。

    知不知道她们喝口鱼汤有多难,知不知道她已经好几个月还吃一口肉,知不知道鱼汤有多好喝,多么鲜美!

    啊啊啊,敢浪费鱼汤,她要打得她六亲不认。

    风铃:损色,原来是为了鱼汤!

    胡鲜花羞恼地提上裤子,推开骑在她身上的笑梓风,拿起板凳就要砸在笑梓风身上,只见她身后的笑梓月一脚踹开胡鲜花,上去一巴掌打在她脸上,用力拽住她头发。

    “胡鲜花,是不是给你脸了,居然敢欺负大姐。我跟你讲,下次再敢欺负大姐,我扒光你的衣服,将你捆在电线杆上。”

    “混蛋,你敢!”

    “你看我敢不敢?”

    “没爹没娘的野种,有本事打死我,否则我一定让爹将你们通通赶出村子。”头发被拽住,疼得胡鲜花呲牙咧嘴,伸着手臂拽住笑梓月的头发,大声地叫嚷。

    从小到大,她被爹娘宠在手心,从来没挨过打,何况还是打屁股,该死,她们全都该死!

    她一定要让爹将她们赶出村,让她们穿着破衣服,拿着盆去镇上要饭。

    “行啊,就看你能不能撑到你爹来!”

    呵,处于劣势,还敢跟她叫嚣,果真是不怕死!

    好,非常好,她就欣赏这样不怕死的少女。

    笑梓风从胡鲜花身后搂住她脖子,啊呜一口咬在她肩膀。

    肩膀被利齿咬住,疼得胡鲜花眼泪直打转,眼泪汪汪地松开拽笑梓月头发的手,双手拽住笑梓风手臂,用力往两边拉。

    “松开,你给我松开,快点松开!”

    “胡鲜花,往日欺负我们不与你计较,今日是你自讨苦吃。”

    “穷酸,给我松开……”

    笑梓明躺在泥泞的地上,胸口上放着毛巾,整个人就像被泥水泼过,浑身脏兮兮,忍着疼痛解开头发,颤抖着手沾上泥巴抹在脸上,笑梓明眼含笑意地望着被二妹和四妹暴打的胡鲜花,扯着嗓子吼道。

    “鲜花,松开小四,快松开,她还没五岁呢!”

    “鲜花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林家福悠闲地坐在树下,眼神悠远地看向挂在天边的彩虹,沧桑的面容透露着与世无争的笑意。

    雨后的天空,干净明亮,泥土的芬芳格外令人沉醉。

    雨后的彩虹,色彩斑斓,颜色纷呈,美啊!

    人老了,能心平气和的坐在树下面,喝着香茶,望着蓝天白云,享受啊!

    这样的日子过一天少一天,他要珍惜!

    “爷爷,收音机拿来了,今天要听什么?”林彦沉稳地从屋里拿出收音机,目光清亮地看向自家爷爷。

    爷爷可真会享受,搞得他也想来一杯茶!

    庄稼收完,麦子也基本上种得差不多,一场秋雨落下,麦子应该很快就会出芽,想来明年的收成应该不错。

    “好孙子,懂事,比你爹会来事,要不是你太年轻,爷爷真想把村长的位置交给你。”

    “得了吧,我才不想当村长,每天处理烂七八糟的事!”

    “你啊,还是太年轻,别看村里的事多且繁杂,但能静心,你看爷爷心态多平和。人生啊,就应该像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村长爷爷,救命啊!村长爷爷……”

    “爷爷,心态平和,你说得呦。”未见其人先闻其声,听到凄厉的求救声,林彦好笑地看向从座椅上一撅而起的爷爷,声音含笑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像是清儿丫头,难不成顺儿他娘又去找茬?孙子,扶着我!”

    “好!”瞅见来人是笑梓清,林彦脸上的调侃之意瞬间收敛,一脸严肃地扶起林家福。

    “村长爷爷,出事了,我家出事了!救命啊,呜呜呜……”

    “怎么了?出啥事,一边儿走,一边说,你别着急!”

    “村长爷爷,胡鲜花去我家闹事,大姐…她……呜呜呜!”

    “你大姐怎么了?”听见笑梓清说笑梓明,林彦紧张地抓住笑梓清衣袖,急迫地追问。

    笑梓清刚想回答林彦的话,突然想到大姐的嘱咐,委屈地擦了擦眼泪,一边儿哭一边叙述:“大姐她……你们快去看看吧,大姐受了很重的伤,我得去喊吴医生。呜呜呜……”

    “清儿,你大姐咋啦?清儿……”

    哎!

    林彦望着笑梓清快速跑远的身影,气恼地锤了锤手臂。

    笑梓明咋啦?

    到底受多重的伤,怎么也不说清楚!

    “爷爷,咱们快点去,你走快点。”

    “别急,你急啥呢,爷爷一大把年纪,腿脚不好使,你又不是不清楚。”

    “哎呀,爷爷,你没听清儿说,笑梓明受了重伤,万一出了什么事可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是她受伤,又不是你受伤,你急什么?”打趣地望着比他高一头的孙子,林家福眼角的皱纹眯成一团。

    他能干又能吃的孙子,想不到有喜欢的人了!

    笑家大闺女确实不错,只不过娶她怕是不容易,毕竟她有三个妹妹,若她嫁了人,三个妹妹就没有人照顾。

    算了,走一步看一步,八字还没一撇呢,他操啥闲心!

    “爷爷,你走路太慢,我背着你。”

    “哎,慢点,走慢点,我这把老骨头早晚被你摔得稀巴碎!”

    猛不然被孙子扛在肩膀,林家福生气地拍打林彦肩膀,谁想他越走越快,甩得他腰疼。

    “爷爷,别叫了,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我虐待您呢!”

    “不是吗?”

    “好好好,你说啥就是啥,孙子错了,不该和你争辩。不过事情紧急,您先忍一会儿,行吗?”

    “哼,这还差不多!”

章节目录

快穿之疯回路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蜗牛小说网只为原作者笑子风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笑子风并收藏快穿之疯回路转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