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书接上文,上回书说到刘洋让东西护法带走了面具,且早有计较,绑架皎云一事是一个一石二鸟的计划。既要让西护法近距离的观察落月,找出优劣,更好的为他刘洋打造出克制落月的邪兵,也要借此让锁龙人无暇顾及其他,不会注意到西山上已经开始制造的木鬼。而带着面具的东西护法才到了龙门村中的据点,给了南北护法面具后,南护法一眼就认出了那是什么的面具。引出来南护法叙述那面具的功效,东护法立马想到,这是长生道已经发现了他们身体弱点作出的补救措施。而三日之后的傍晚,木青冥把弟子们召集起来,交代了自己制定好了的计划。】

    龙门村的据点中,回声阵阵。

    但却都没法穿透厚重的石墙,以及大的那间石室中,聚水而成的屋顶。

    就隔音效果来说,这里还是做得不错的。

    加上地理位置在一个水井深处底下,没人能察觉到的。

    南护法话才说完,其他的护法就齐齐的看向了她。期待着她,能详解一下这个面具。

    其实,西护法之前猜的没错,这确实是祭祀时祭司们用的面具。但他对此知之甚少,因此也只能期盼着,南护法给他讲讲。

    而且,这是个面具还真的是长生道的教徒们,从滇国贵族墓葬中,陪葬的祭司们已经化为枯骨的脸上扒下来的。

    名副其实的死人之物。

    “其实就是巫族的祭司在祭祀时佩戴的面具。”在东护法也席地而坐后,南护法打量着手中面具,娓娓说道:“它是用来让祭司们在祭祀时,激发潜能的法器。因为用材特殊,乃是地脉灵根上的金属青铜矿物打造而成,因此蕴含着激发潜能的特质。”。

    在南护法活着的时候,曾经游历天下。走南闯北的她见过不少南方烟瘴之地的巫族族人,混迹于西南诸番部落村寨之间。自然,也是见过形形**的巫族祭祀的。

    这让南护法对巫族的了解甚深,拿到面具只是看了一眼,就认出了那是什么。

    “不仅如此,它还有个功效,能瞬间把四周的天地灵气调动,为佩戴者使用。”南护法伸手,抚过了手中面具狰狞的面孔,感知到了其中蕴含着的天地灵气:“巫族能借此,做到和锁龙人岣嵝神通一样的事,借助天地灵气来化为力量,以便他们的祭司在祭祀之时,施展的巫术能发挥出异于常人的效果。”。

    黑暗中,东护法闻言猛然一怔,拿着自己面具的手微微一颤。

    虽然活着的时候,他东护法也知道巫族的不少知识。但是那时候的巫族,已经完全的没落,逐渐走向了灭亡的边缘,所以东护法能知道的也非常有限。

    居然到了今天,他才知道巫族也能借此做出和岣嵝神通功效一样的事情来。

    “不过,这面具也是有风险的。一来要是佩戴者并不强大,天地灵气源源不断的被吸纳而来,自然会反噬对方,我曾经就见过不少的巫族祭司,因为承载不住强大的天地灵气,或是在一瞬间化为了石头,或是一瞬间化为了草木,更有甚者,被天地灵气挤压得浑身上下爆裂开来,四分五裂,血污喷溅的也不在少数。”放下了手中面具,顿了顿声的南护法,继续说到:“而且一旦摘下了面具,就不能再占有天地灵气。所以,这种巫族的面具也不是什么完美之物,甚至在巫族之中,不是强大的祭司也不敢轻易的染指此物。”。

    “我建议啊。”顿了顿声的南护法,又说到:“虽然长生道的目的,是用来给我们遮脸的,但不要遮脸的时候,我们也没有必要去使用这面具。天地灵气太过于的强大,我们之中除了东护法能轻车熟路的驾驭它,其他人都不行的,还是不要作死的好。”。

    说的那北护法都赶忙把手中面具放下,不再把玩此物。

    “那就等去见木青冥的时候再带上,反正刘教主是这么要求的,现在也用不到。”西护法说着也赶忙放下了面具,不再碰一下。

    他们都曾经是修道者中的高手,都知道除了岣嵝神通,没有任何一种法门能完美的借助天地灵气的力量。

    一般的修道者,只能从中分离出一部分灵气来为他所用。再者就是要么一点点的吸收,慢慢的消化,炼化成为各式各样适合自己的气存储起来。

    可做不到岣嵝神通那般,一边吸纳天地灵气,一边转化为真炁。

    如果真的像是南护法所说的一样,这面具还是不要轻易使用的好。

    唯有东护法,虽然也放下了手中面具,却没有从面具上移开目光。

    他听了南护法的陈诉,想到了会不会是长生道也已经发现了他们身体的弱点;那就是尸气并不适合与他们擅长的奇术,以尸气驱动施展的术,效果范围和威力都大打折扣。

    这样的情况下,有了巫族的面具就能让天地灵气为四大护法所用,强化他们的术。

    “看来木青冥这小子,这次要倒霉了。”想到此的东护法,心中暗暗这么说着,黑暗中嘴角也微微扬了起来。

    多少有一丝丝幸灾乐祸的味道;其他的几个护法根本没有管他,已经继续又闲聊了起来......

    三日后,黄昏时,昆明城上空的空中天际边缘,飘来了乌云。

    西落的太阳,昏沉沉的,比往日的还要阴暗。就连那天边的晚霞,也被乌云遮住了绚丽的光芒和色彩。

    空气之中,也是凉飕飕的。

    刮起的风,也有些寒冷。至于沙腊巷之中,阴气更浓了。

    今日是长生道的南北护法给锁龙人们的限期,入夜后的子时,木青冥就要去海埂大坝上,见那个护法了,然后把皎云给救回来。

    否则的话,长生道就会杀了皎云。

    木青冥他已经做好了准备;不只是援救计划的准备已经做好,还有牺牲的准备也已经做好了。

    万一遇到什么意外,皎云也好,随行的弟子也罢,当然还有他的妻子墨寒,都得在计划完成后也是好好的。

    木青冥就算是死,也要保他们安然无恙的回来。

    吃晚饭时,木青冥一言不发,一直是沉默着的。

    他那几个徒弟们也是如此;虽然说,去救皎云是他们要求的,也至今没有打退堂鼓,但毕竟这是他们第一次要面对死亡。

    木青冥已明确的告诉了他们,这次的对手不是那么的好对付的。而且,可能会伴随着生命危险。

    这让几个弟子虽然还是跃跃欲试,但也话痨不起来了。

    往日愉快的晚餐,今日倒是沉闷了。

    他们之中,还算比较镇定的啊弘和龙姑,两人都曾经经历了生死,因此还算镇定。

    但是张晓生,却沉默得多了,心中很是没有底。

    “晓生。”吃过晚饭后,别人已经在收拾碗筷了,还坐在正屋里,正在剔牙的木青冥叫住了迟迟才站起身来的张晓生,问到:“怕吗?”。

    说着,木青冥站起了身来。而张晓生则是缓缓的坐下,有点发愣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木青冥迈着缓步,走到他身边,叼着牙签抬手起来,重重的一拍张晓生的肩头,然后五指一捏对方肩头,继续目视着前方门外,已经在黄昏之中,渐渐暗了下去的天井,对张晓生轻声的说到:“别怕,别怂,师父会保护好你们的。”。

    话音落地,木青冥已经迈步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依旧是步伐沉稳,缓步徐行。

    留下了张晓生独坐在屋里,心中已经不再没底,再次鼓起了勇气来。

    走出正屋的木青冥,转了个弯,就径直的上到了西屋楼上去。

    他不止一次经历过生死一线了,这次也不列外,并不会出现任何的慌张;正是这样,也给了之前还在心里没底的张晓生一些信念和信心。

    而木青冥上楼之后,走进了二楼的药房里,见到了已经伤势痊愈的妙雨和妙乐,正在忙着配制药物。

    今晚是一场搏命战,要是谁敢拍着胸脯打包票说,今晚锁龙人一定无伤,那肯定是在吹牛的。

    妙雨和妙乐虽然被木青冥安排了守家,但也要配置好药物,以便有人受伤时有要可医,不至于重伤之下无药可用,不愈身亡。

    “我要的药粉做好了吧。”走进来的木青冥看了看他们,就问到。

    妙乐点头着放下了手中的工具,走到了一旁的药柜里,取了一小包东西折返,递给了木青冥。

    “少爷,你有十足的把握吗?”在木青冥接过了那一小包东西时,妙乐担忧的问到。

    她交给木青冥的那小包东西,应该就是木青冥要的药粉了。

    但妙乐又想到皎云被带走的那日,她和妙雨两人都不敌南北护法,被对手轻而易举的制服击伤;今日木青冥居然要带着三个小雏,去对付那些老妖魔,皎云也是心里没底。

    对手有多厉害,实战经验有多丰富她一清二楚。木青冥的计划,让妙乐看不到太多的胜算。

    这要是木青冥和墨寒去,倒是大可不必担心。两人都是道行高深之人,墨寒如今是后来者居上,道行突飞猛进,一日千里。

    他们夫妇又心有灵犀,就算是不敌南北护法,逃跑总是没有问题的,完全可以在面对强敌之时顺利的全身而退。

    但要是带着三个年轻的小辈弟子,木青冥夫妇怎么都会有顾及的。

    一旦对手钳制住了其中一个弟子,木青冥夫妇就会投鼠忌器的。

    妙乐担心的,正是此事。

    “没有把握。”木青冥把药粉收入了袖中,对妙乐淡淡一笑。

    那笑容自然得很,没有丝毫的勉强和刻意。

    “但是没有把握又能如何?”然后,木青冥转身就走,嘴里还说着:“我们总得做好自己该做的事情,才配称之为人啊;作为一个师父,不去救自己的徒弟真的不合适。作为师兄弟,不去救自己的师姐妹,也不合适。”。

    说完此话的木青冥,已经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他离开了药房后,找来了妙天和妙笔,交代了他们几句什么后,把一张纸条和从宫老爷子那里,讨来的盐矿磨成的石针,还剩下的两枚,交给了妙笔,交代道:“一切小心,遇到危险可以优先选择撤退,记住不必拼命。”。

    妙笔点了点头,把石针收好。

    “少爷。”这时,妙天又叫住了他,道:“其实你给我们的任务可以往后推了一推的,至于救出皎云师侄的事情,我建议你还是考虑带上我和妙笔吧。你只带着三个小辈,有个什么闪失......”。

    “我不会让他们有什么闪失的,计划不变。”木青冥毫不犹豫的,打断了妙天后,斩钉截铁的道:“你们的行动对未来的对付长生道,会起到决定胜负的关键的,所以也不能耽搁。更何况你们要是都跟着我去了,那长生道才是真的笑了,他们正巴不得我们的注意力,都集中在皎云这边呢。”。

    木青冥似乎是知道了什么一样,坚决不改变原计划,也绝不让妙笔和妙天跟着。

    妙天见劝不动那木青冥,也只好作罢。

    从小和木青冥一起长大的他们知道,木青冥要打定了什么主意,是很难改变的。

    既如此,妙笔和妙天做好他们该做的事情就行了。至于其他的,他们只能寄希望于老天爷了。

    当然,他们也相信木青冥说的话,那就是木青冥肯定不会让弟子们有事的。

    说的出就做得到的这点,木青冥还是能遵守的。对自己人要么不轻易的开口,要么开了口就一定完成。

    这时,墨寒正好走了过来,对木青冥说到:“儿子和寒泉都睡了,弟子们也都在厨房那边等着呢,你去给他们说说计划吧。”。

    木青冥点头后,跟着墨寒走到了天井里去,朝着厨房那边走过去。

    一进门,就见到了弟子们果然都在里面。

    “我来说一下我制定好的计划。”说着此话的木青冥面露肃色,坐到了弟子们身边去。

    木青冥的计划是什么?欲知后事如何,且听下回分解。

章节目录

锁龙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蜗牛小说网只为原作者起床难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起床难并收藏锁龙人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