玄机道人的确是炼剑大家,王崇带回来一共一十七种阎魔天的炼剑秘法,玄机道人只是闭推演了数日,就博采众家之长,推演出来一种全新的炼剑法门,名为洗天剑胆!

    洗天剑胆所用灵材,只有五十八种,但却玄武道人的剑胆还要更胜一筹,可以祭炼至四转,形质双炼。

    此剑十年便能开一炉,一炉可成数十口剑胚,只要开的三五炉,洗天派和峨眉派就能组成剑阵了,尽管剑胚组成的剑阵,威力必然不甚高妙。

    但王崇的丹鼎法,最合适资质寻常之辈,可以广开门户,若是能招收千百弟子,联手祭炼洗天剑胆,百年之后,剑阵便可小有所成。

    王崇在洗天派呆了数日,就又出门去“访友”,这一次他却不拘生疏,只要是退魔盟的门派,就闯去拜访,并且言明洗天派愿意招收资质不佳的弟子。

    各派若有亲眷,天资不盛,不愿意收入本门,可送来洗天派学艺。

    王崇这一次出游,还把洗天派三代的十余位天罡带了上,作为样板给各派“把玩”。

    丹鼎法修为迅速,虽然实力弱了些,但这些少年的确道入天罡,而且修为年岁甚轻。

    王崇又是阳真大修,巡天司的灵官,地位身份道行都来得,故而他兜转了一家门派,往往就能收少则十余名,多则数十名弟子。

    王崇也不吝啬丹鼎法,往往都是当场传法,又有同门师兄弟帮忙推宫活血,运化功力。

    好些年轻人本来就有些底子,转修丹鼎法,修为便有一个突飞猛进的阶段,甚至一口气突破一层境界,都不乏例子。

    王崇连去了七八家,他和洗天派的名声,就渐渐传开。

    尤其是一个叫做王孙驰的年轻人,本来停顿与天罡多年,转修丹鼎法,一日入大衍,差点把王伯宠大师兄的位子拉下来,还是王崇许了一个三师兄的位子,这才安抚得这位年轻人欢欢喜喜。

    也让王伯宠和钱莱有些脸面。

    只是门中忽然多了一个大衍境的师兄弟,顿时让这些年轻人竞争意识空前,人人都奋勇修行,屡有喜讯传出。

    王崇出门一趟,不过半个月,就弄了三千弟子回来。

    这些弟子回了洗天派,第一件事儿就是给家中写信,通报喜讯,什么三日入天罡,已经位列真传,父母不牢牵挂,什么半日便有进境,洗天派之法,果然世所罕见,请父亲大人把小弟小妹都送来,大哥必然照拂他们修行……

    王崇把众多新收的弟子,都扔给了玄机,白云,玄一等人去调教,反正丹鼎法也不是什么高深法门,峨眉三位太乙境的大圣,如何调教不得这群才入门的少年男女?

    算计假日将近,王崇须得回去巡天司,他也不敢久留,只吩咐了门下百来个道入天罡的“真传弟子”,若是有人来拜师,尽可收留,传授真法,也无须藏私。

    虽然王崇收的门人,资质的确稍弱,修为也不甚高,但若论人口,洗天派倒是为开派以来最兴盛。便是隔壁的峨眉,也从未有数千弟子过,最多也不过数百,玄机道人甚至沉吟数日,也偷偷挖了王崇的几个墙角,把闻讯前来拜师的年轻人,收了几个入峨眉。

    王崇悄然回了巡天司,先是上次追随他巡天狩魔的六位灵官尽来报道,还带了两位灵官,也想加入王崇的巡天狩魔军。

    王崇自然是慷慨无双,把八位灵官一起收了,当下就传了洗天剑阵之法。

    这些灵官的手下,多半是亲近的子侄,又或者同门晚辈,好友的孩子,各种枝蔓甚多,王崇自然不会去偷着传人家的晚辈丹鼎法,也更不会把洗天派的秘法传授,就只传了洗天剑阵的一部分,只要能运使飞剑,便可运转剑阵。

    那些并不使用飞剑的各派修士,王崇也言明,日后洗天派会提供特制的洗天剑胆,更换诸人手中的法宝,只是却不是白送,乃是暂借。

    与王崇而言,剑胆交于这些人,就等于多了千余苦力,帮忙洗天派祭炼剑胚,反而是划算的事儿。

    虽然巡天司授权王崇,建立一支巡天狩魔军,但他仍旧跟各位灵官没有统属关系,最多也就是靠私人威信,让这些人平日也听他号令。

    若是威信不足,也就是巡天狩魔的时候,这些人还会随从出战,平日根本可以不理会王崇。

    王崇初来巡天司,虽然战绩彪炳,但资历不足,所以他也不谋求诸位同袍,对他马首是瞻,只是略作吩咐,就把八位灵官吃了一场酒宴,便自散去。

    王崇处理完,自己灵官院的事儿,就把从洗天派领来的几个年轻人叫到身边,检验了易天髓的修行,把其余门人都打发了去,留下了最后一个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少年,或者说……孩童也罢。

    今年才七岁,一脸的稚气,但却生的瓷娃娃一样,玉雪可爱。

    这是王崇趁着四处访友,讨要门人的间隙,去了一趟道极宗,这个孩子就是他在道极宗唯一的收获。

    这个孩子年纪虽然稚幼,但却半点不见眼生,望着王崇的眼神,还带了几分讥笑。

    王崇看了一会儿这个孩子,忽然说道:“我真想再打死你一次。”

    孩子骂道:“季观鹰!你装什么?若不是你和应扬杀了我,我会轮到今天?”

    “我陆乾坤皱一皱眉!须不是好汉。”

    王崇叹了口气,他还真没法跟这个孩子计较。没得错,这就是应扬一剑斩杀的陆乾坤,被太素妙广真君送来了阎魔天转世,如今正落在他手里。

    演庆真君和太素妙广真君,都达成了协议,王崇再把陆乾坤杀了,就是不给自家老师面子了。

    他也懒得跟陆乾坤吵,骂道:“重活一次,还如此嚣张!莫要惹得老子手痒,我如今可是阳真境大修,杀你一个胎元境的宝宝,如捏死蚂蚁!”

    陆乾坤跳起脚来,喝道:“季观鹰!你今日不杀了我,我须跟你姓……”

    两人争吵了好一回,王崇这才悻悻的问道:“你们道极宗的道法,在这一界都散了,你如何修行?”

章节目录

一剑斩破九重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蜗牛小说网只为原作者流浪的蛤蟆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流浪的蛤蟆并收藏一剑斩破九重天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