巢瘴身为乌燕族长老堂中之人,可以说是道衍老祖之事的绝对负责之人。无数年来,已经有数十位长老投身在了此事之中。

    对于道衍老祖留下的典籍,长老堂中负责此事之人,可以说知之甚详。

    而血鹄山只不过是负责执行道衍任务的所在,虽然族中有一些典籍记载,但绝对不详细。

    而先前许鸿与巢飞对秦凤鸣所言,只有一名修士曾经破解过山谷禁制,也是血鹄山典籍之中记载之事。真正曾经来到过血鹄山,并破解了山谷禁制之人,已经有了四人。

    不管是道衍老祖留在真鬼界的神念分身,还是留在下界鬼界之中的执念,只要被其选择之人,自然哪个都是对阵法符纹极为痴迷之人。

    听闻到这里有道衍老祖亲自遗留下的阵法,且还是对修士参悟阵法有极大帮助的阵法,是谁都会前来看上一看的。

    只是众人哪里会想到,正是道衍老祖亲手布置的这处所在,就是葬送他们性命的归途之地。

    听着巢瘴的话语,叶恩心中忽地变得难以稳定起来。

    他不曾想到,道衍老祖的计划是如此深远。叶恩成为乌燕族族长之时,巢瘴便与他谋划了一番。并将放置祭台所需之物的洞府交给了他掌控,并将施术符纹术咒都传授给了他。

    当时虽然也说过道衍老祖的全盘计划,但并没有详细言说这计划更深过程。

    此事,叶恩从未认为会发生在他任期之内。因为此事太过稀少了,有记载也只是有一两次。且其中一次还是一位前辈借助阵法阻隔了元气能量破解的禁制。

    直到不久前巢瘴亲自去到他洞府,对他言说了一番之后,他才知晓这里的禁制已经有四名修士曾经破解过。

    也才知闻道衍老祖的计划,已经被血鹄山先辈实施过四次。

    一名修士,竟然在精魂与灵体陨落之后,还能借助此种玄奇之法重生,这种事,他以前根本就不相信。

    但到了此时,他却不得不相信了。

    符纹一道,本就博大精深,深谙此道的叶恩,当然知晓世间符纹之玄奥。对于能够借助神魂符纹重塑精魂,他已经不再怀疑。

    因为他此刻从祭台之上的神魂气息之中,已经感应到了浓浓的生命气息涌动,那是一种生命活力气息,好像一名修士就停身在祭台之上。

    而越是心中明了,他对于道衍老祖的符纹一道造诣,就越发的佩服。

    能够得到此法,并且能够实施,这绝对只有符纹一道达到极高程度才能够做到之事。此一做法,无异于让自身有了第二次生命。

    而他此刻能够参与到此件事之中,且能够亲自复活道衍老祖,心中猛然有了难以压制的激动之意涌现。

    此种,就算自己以后不可能用到,但他心中也难以平静。

    “巢长老,不知这一法阵会持续多久,是否还需要准备一些神魂材料之物吗?”压下心中的激动,叶恩再次开口道。

    祭台法阵以前肯定被驱动使用过,但他们是第一次运转,其中是否有意外,他可不清楚。为了保守起见,他此刻不敢掉以轻心。

    巢瘴听闻叶恩之言,眉头也微是皱起。

    叶恩没有运转过这一祭台法阵,巢瘴同样没有真正见识过,如何借助法阵将一名修士的体内神魂能量剥丝抽茧的抽出,然后借助法阵之力重新凝聚精魂,恢复魂识,巢瘴也知之不详。

    “这一法阵需要运转多久能够成功,想来应该不会是短时。要想吸取那青年体内神魂能量,并凝聚精魂,这绝对不可能是短时就能够成功的。但想来应该也不会太久。否则典籍之中早就有明确注明了。

    至于是否还需其他物品,想来不用了。以前那四名修士,其中有三人是大乘存在。长老堂典籍记载只是用老祖传下的禁制符纹就将对方禁锢,然后就直接用精血符纹包裹送入到了祭台,并没有一丝信息言说还要准备其他之物。

    想来仅凭祭台法阵之力,就足可完成既定法阵运转。不过为了保险起见,我们也不能掉以轻心,这法阵与四周禁制有些联系,我们催动四周法阵,全力相助祭台吸收天地元气,以助祭台之中的神魂能量可以全力施加在那青年身上。”

    巢瘴略是沉吟,然后才开口缓缓道。

    “好,等叶某将体内服食丹药的隐疾压制,便开始全力催动祭台四周的禁制,以助祭台禁制全力运转。”

    叶恩点点头,同意了巢瘴所言。

    话语说出,双目再次闭合了。

    如果秦凤鸣听到巢瘴与叶恩对话,势必会惊的久久无语。他无论如何也不会想到,当初在鬼界道衍洞府,他体内就已经被道衍布置下了暗手。

    且那暗手,直到此时他依旧没有感应到。那是何种强大手段,秦凤鸣自己怕也不敢想象。

    只是到了此时,秦凤鸣自然不会听到巢瘴与叶恩对话,自然也不会有震惊表情出现。

    秦凤鸣,此刻正待在一处四处满是荒芜山石的空间之中。

    四周森黑的奇形怪状的岩石满布,一阵阵阴冷寒风如同道道粗大蛟蟒呼啸着急刮而过,整片天地之中都充斥着一股诡异瘆人的呜咽之声,好像天地间有无数无形的鬼怪滞留。

    阴风充斥着一股诡异的神魂能量,在神魂能量之中,有一道道肉眼几乎不见的纤细淡红丝线存在,一道道纤细的符纹在丝线之上环绕,随着阴风急刮天地,急速在天地间穿梭游走。

    秦凤鸣此刻就盘坐在一片山涧之中,他身上的赤红丝线已经不见,但道道阴风却好像一个个旋涡一般在身周围绕不去。

    天地间,充斥着一种很是诡异的撕扯之力,似乎欲要将这片天地间的生命气息拉扯聚拢一般。

    此刻的秦凤鸣,身躯盘坐,双手低垂,浑身上下没有一丝动作。他双目闭合,似乎在入定,也似乎在沉睡。

    那一股股极具拉扯之力的阴风携带玄奇的符纹袭扰在他身上,好像袭扰在了一块毫无生机的岩石上一般,并不能将他身上的神魂能量或是生命气息拉扯出那怕一丝一毫。

    秦凤鸣此刻明显陷入了昏迷状态,双海被禁锢的情形依旧没有解除。

    只是不知因何,巢瘴与叶恩谈论的情形,好像并没有发生在秦凤鸣身上。他体内的神魂能量没有被符纹之力出,只是被禁锢了。

    虽然凭借他坚韧的肉身,并不会被四周如同锋利刀割一般的阴风损伤身躯,但他要想清醒,似乎也是一件不可能的事。

章节目录

百炼飞升录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蜗牛小说网只为原作者虚眞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虚眞并收藏百炼飞升录最新章节